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无处不在的FTTH有必要吗Ovum解释F

时间:2018-12-17 16:57:16|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无处不在的FTTH有必要吗?Ovum解释FTTH进展缓慢缘由

C114讯 北京时间5月9日上午消息(张月红)光纤到户欧洲委员会(FTTH Council Europe)近日在伦敦召开的2013年年会,透露出一些很有趣的现象,FTTH的推进与移动行业向LTE演进有些相似之处。

不过,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再提无处不在的FTTH有点像教条式拥护了,特别是当广泛的生态系统和监管支持与市场现实脱节的情况下。

Ovum电信策略分析师史蒂文哈特利(Steven Hartley)表示:年会结束后,我们感觉,虽然光纤渗透络是很必要的,但无处不在的FTTH部署是一个不切实际、过于奢侈的想法,因为运营商根本负担不起。

赞成光纤,但没必要一定到户

哈特利表示:我们对光纤技术以及它能够达到的高性能没有异议,但是,FTTH欧洲委员会对推动光纤到家庭里的那股宗教般的狂热,似乎忽视了战略投资的基本原则。

他认为,就像Small Cells论坛和MWC那样的组织,如今也接受了WiFi,FTTH欧洲委员会是时候去适应现实的市场发展了。

在Ovum的下一代宽带投资策略系列报告里,这家研究机构强调,实用主义是部署任何下一代宽带络的关键基础

无处不在的FTTH有必要吗Ovum解释F

。这一思路在另一则题为TDC:下一代宽带投资策略的报告里也有体现,丹麦电信运营商TDC的让光纤深入络的策略,展示了如何以一种更具成本效益的升级和投资路径,把光纤深入到络里。

通过制定策略,最优化固定和移动资产,TDC整个络都能够实现光纤部署,虽然它没有100%地做到家庭用户渗透,甚至在某些地方不提供FTTH业务,但是TDC通过一系列的升级已经摊薄了光纤部署成本,也把光纤部署到了一些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市场。

同时,TDC也搭建了一个平台,以等待合适度、可负担以及实用性条件成熟时继续扩大FTTH的渗透率,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固定、移动接入体验。

而FTTH欧洲委员会似乎忽略了商业和宏观经济的现实环境,要求运营商更具创造性,尽管他们目前更需要现金。

有趣的是,没有一家欧洲主流运营商出席FTTH欧洲委员会的这次年会,会上分享的案例都来自较小规模市场的运营商,比如说美国新泽西州和安道尔共和国,这里的地理环境使得光纤部署成本较低。很显然,运营商希望最大化利用现有的资产、延长投资周期,特别是当回报看起来很远的时候。

应用要吻合用户需求

年会上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讨论的话题相对较窄地局限在内容上。会议第一天全天都集中在内容和应用方面,但讨论范围似乎只涉及了视频、电子医疗、智慧家庭和智慧城市。但所有这些应用的实现机会都比较有限,很难撑起一个新兴的生态系统,也没有案例证明其深度和广度。

更具体地说,很难看到有很多应用是非FTTH不可的,展示的很多应用案例都表明,这些也可以通过现有的DSL业务进行传输,只有当应用需要多项同时运行或多重数据流的时候,对光纤的需要才会迫切起来。

哈特利表示,这种出现在多个讨论环节的应用真空,解释了为何FTTH业务进展缓慢的原因,以及运营商为何不情愿积极推进FTTH。如果用户通过现有的高速DSL线路就能使用大部分应用和软件的话,就很难指望他们再多付费申请FTTH业务了。

确实,会议第二天展示的一张很有意思的图表就显示了,较高的光纤渗透率与较低的业务定价之间的密切关系,那么,鉴于有限的收入提升空间和投资回报率,运营商为什么要投资部署FTTH?

并不是每件事物都需要智能化

尽管如此,Ovum也不认为运营商需要突然加大对应用方面的投资力度,正如电信服务创新雷达系列报告里提到的,创新对一家运营商来说,更像是培育一个生态系统、培育创新环境,然后再去开发特定的服务。互联服务提供商应该很清楚他们的角色,这也是为什么丹麦互联服务提供商Waoo的CEO介绍自己的公司时,说很自豪是哑管道,却引发了台下自发的掌声,他的言论让人耳目一新。

Ovum认为,哑是一个过于贬义的词,在启动2020电信业系列研究工作时,Ovum提到,日益成熟和竞争激烈的移动通信行业,到2020年会出现两个主要的市场参与角色,一是结合服务、管理、应用程序、关系技术的智能玩家,一是未知络的低成本实现者。

政府想达到目标,需要跟上现实

哈特利透露,年会上另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就是从监管政策角度上呼吁促进FTTH投资,特别是欧洲市场。这又是一个和移动通信行业相同的并行现象,因为监管部门渴望促进竞争,创造了一个令投资者态度谨慎的发展环境。

举个例子,为什么要强制投资FTTH的运营商把络开放给所有的竞争者,这样的话,他们为什么要投资?另一方面,政府出于一点技术民族主义,设立了一个极有雄心的数字议程目标,如果他们不想吓跑投资,政府和监管部门就必须想办法克服这些失衡问题。

他说,反复呼吁开放络没有用,必须有政府资金的支持,不然这些雄心勃勃的目标很难实现,只说竞争是伟大的,能够使用户从没有宽带到享受2M业务,然后从2M到50M再到三重播放业务。再以后,由于应用真空的存在,用户很难体会到带宽的区别了。

再者,即使政策资金到位,真正需要去实现的目标一定是FTTH吗?实用主义在保护本已紧张的国库开支上也是非常关键的。